由利物浦队长乔丹·亨德森,和队副詹姆斯·米尔纳主动发起的“球员联合基金”(Players Together)近日已成功在英超球员中筹款400万英镑,并将这笔善款捐赠给英国公共医疗系统(NHS),用以支持奋战在第一线的医疗人员。就在英超联赛就“降薪”’、“延发工资”依然在喋喋不休争吵之际,球员们已经用个人的力量,为抗疫做了努力。“集资捐款”,或许是一个最大化舆论影响,也切实反哺社会的办法。

一个WhatsApp群(类似微信群)最近活跃在英超足坛,群内成员是英超各大球队的队长,创办者是乔丹·亨德森。就在疫情肆虐全球,欧洲成为重灾区之时,出生于桑德兰工人阶级的乔丹·亨德森在和队副米尔纳讨论之后,决定给其他队长打电话提议成立慈善基金会,并动员各队球员自愿捐款,以基金会的名义共同捐赠给英国公共医疗系统——当时,缺少防护装备、呼吸机等治疗设备,导致NHS医疗人员面临巨大感染风险的消息,正如阴云一般笼罩在英国上空。

不出意外,亨德森的电话得到了英超其他球队的队长们一致支持。 在不通过“非政府组织”(NGO)的指导和管理下,这可能是纯以个人名义成立的最快,最顺利的慈善基金之一。沃特福德队长特洛伊·迪尼在接受BBC视频连线采访时谈到“球员联合基金”,特别致谢“为整个组织框架打下基石”的乔丹·亨德森以及和他一起努力的米尔纳;切尔西队长阿兹皮利奎塔告诉切尔西官方网站:“乔丹(亨德森)联系了我,告诉我他想团结队长们的力量来一起做点有意义的事情。从一开始我就认为团结英超球员是个相当了不起的想法——毕竟球员是来自不同的国家,有着不同的文化和不同的成长背景。”

作为利物浦队长和英格兰队长,亨德森在职业发展道路上逐渐孕育的领导力,以及工人阶级出身所带来的同理心,在这次疫情期间得到发挥。在他的提议和推动下,20名英超俱乐部队长迅速形成共同目标,再由队长统筹各自球队的球员,大家都认同因为英超球星收入高低有别,因此筹款不盲目追求“公平”,而是按照工资高低采取比例式分配,这确保筹款过程透明高效,在基金成立一周时间内就筹措到完整的第一笔善款,共计400万英镑。

值得一提的是,“球员联合基金”是在“英国公共医疗系统慈善联合基金”的大框架下,独立存在的分支机构。这个基金官方网站介绍,该组织以每天100万英镑的捐款进度,为NHS提供必要的支持和保障。“球员联合基金”在其首次声明中宣布:“在所有英超球队大量球员参与的深度讨论之后,我们共同决定创造我们自己的球员基金,#球员联合基金,并成为NHS慈善联合基金的合作伙伴,帮助他们更快速、更有效地为需要的人群创造和分配资金。”

该声明指出,球员联合基金筹措的资金将用于“以不同的方式支援一线的抗疫人员”,包括“提高受新冠疫情影响的国家医疗人员、自愿者和病人的健康”,并“短期和长期支持他们必要的工作领域”。同时,声明也明确该慈善组织是球员自发的自愿行为,有别于目前所有俱乐部和联赛委员会所开展的谈判,以便能在“当下”就能帮助到需要的人群。

当热刺主席丹尼尔·列维深陷“纾困金”之扰时,他曾经酸溜溜提到“球员应该为足球的微生态做出自己的贡献”,但可能让他失望的是,球员们并没有打算在和俱乐部的降薪谈判中放低姿态,而是以更直接的方式,为整个疫情影响下的大环境做出自己的努力。

就在失业潮席卷全球时,大多日入斗金的职业球员可能是最“幸福”的雇员之一。他们不需要艰苦的训练,但同时又有严格的合同保护,无需担心丢饭碗。即使降薪高达70%,大多球员也还有着优渥的收入,将疫情对足球产业的深远影响留给俱乐部的管理者们去操心。

当英国政客甚至是俱乐部管理层在暗示或明示球员应该“自愿降薪”,来减少俱乐部负担或保证其他收入低的俱乐部职工免于失业之苦时,他们抱有的就是类似的心理。沃特福德队长特洛伊·迪尼就坦言对政客们的批评感到十分恼火,“我们球员都被骂惯了,我们拿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工资,(在他们看来)我们不过就是会踢个球而已,好像也不用努力工作”,他无奈地笑笑。

英国卫生大臣马特·汉考克表示“热烈支持这个慈善决定”,态度上有了反转。在这之前,汉考克曾经公开批评过球员,他在一次政府疫情期间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发表意见,“考虑到目前有很多人正在为抗疫作出的牺牲,英超球员第一个该做的事情,就是作出自己的贡献。球员应该接受降薪,并作出捐款”。

汉考克此言引起足球界的一片抗议。伯恩利主帅肖恩·戴切用“基于错误信息”来形容汉考克;前曼联传奇韦恩·鲁尼认为汉考克此言是个“耻辱”,并质疑卫生大臣为何在国家危机下专门挑职业球员开炮;球员职业联盟主席戈登·泰勒在接受《每日电讯》报采访时也炮轰汉考克:“我认为马特·汉考克此时挑出来说这些让人感到震惊,他现在要应付一堆事,比如头疼于给我们NHS的医疗人员提供足够的防护装备,并且无法提供足够的试剂。”

天空体育解说嘉宾加里·内维尔在疫情期间贡献了自己的力量,他开放了自己在曼彻斯特的两家酒店,提供给NHS免费使用,听闻汉考克此言后大怒,“我线分钟职业球员,英超球员极有可能目前正在协商如何帮助俱乐部,社区以及NHS,他们大概需要花两周以上的时间把组织搭建起来。而马特·汉考克在自己都没法给NHS提供足够试剂的情况下,就胡乱喷英超球员,真是个蠢货!”内维尔甚至隔空喊话汉考克,邀请卫生大臣上天空体育和自己辩论。

迄今为止,公开表态支持该球员联合基金组织的英超球员已经超过百名,每家俱乐部在各自队长的统筹下,以自己的方式为英国医疗系统贡献力量。红军队长亨德森之外,曼联的马奎尔,热刺的哈里·凯恩,狼队的康纳·考迪以及其他队长们,也都站出来为职业球员的“名誉”一战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